谈谈说明性文章的教学

 


谈谈说明性文章的教学


 


前不久,在我们市的小学语文教材培训中,听了《克隆之谜》一课,这是一篇说明性文章,这节课引发了笔者的很多思考。曾经听过很多课,从省级到市级,从示范课到各种观摩活动,很少有上说明性文章的,尤其是一些纯粹的说明文,好像从来都是无人问津。说明性的文章到底怎么教?新课程背景下的说明文又怎么教?这好像是目前课堂教学研究的空白,是新课程背景下课堂教学研究中一块尚待开垦、亟待开垦的处女地。其实,加强说明性文章的研究,非常有必要。


首先,说明性文章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占有一定的比例。追随着教材要与时代同步的理念,教材每册中都有两到三篇或是反映现代科技发展、或是介绍科普知识的文章,如,三年级的《石头书》、《航天飞机》、《水上飞机》《跟踪台风的卫星》《恐龙》等;四年级的《奇妙的国际互联网》《人类的老师》等,五年级的《克隆之谜》《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等。它们有的是纯粹的说明性文章,如《克隆之谜》、《奇妙的国际互联网》、《恐龙》,有的为了适应孩子的年龄特点,编了一些故事情节,如《航天飞机》、《跟踪卫星的台风》,但是实质仍是说明、介绍知识。作为教材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教材中的一类课文,我们要教好它,就要研究它。


其次,老师们对说明文的教学困惑多多。拿到一篇说明性文章,很多老师都会茫然无措:这样的大白话教什么呀?怎么教呀?也有的老师面对说明文发出了质疑:当前的语文教学不是以读为主吗?这样的文章也要读吗?老师们有这样的困惑是正常的,因为说明文的语言不像记叙文那么有“味道”、那么有意可品、有难可破、有景可赏、有情可感,有理可悟,它虽然介绍的是科学知识,有的还是高科技知识,但都是深入浅出,语言浅显,一读就懂,所以就让老师们觉得没的品、没的悟、没什么可教的了。也许正因这样,才使得说明文在公开课教学中无人问津吧。


下面,笔者就结合《克隆之谜》一课,围绕着上面提到的“说明文要读吗?”“说明文教什么?”“说明文怎么教?”三个话题,谈谈对说明性文章的教学的一些想法:


话题一:说明文也要多读吗?


对于这个问题,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克隆之谜》一课,第一个大的学习版块就是要让学生充分读书,先是自由读,历时近5分钟,然后是指名分段朗读,历时5分钟,接下来是快速默读,历时3分钟,这十几分钟不是空读、死读,在这一过程中,老师在反复强调一句话:会读书的孩子就能获得书中的信息。在学生将获得的信息交流之后,老师又安排了一次读书,这一次是让学生浏览课文,然后将获得的信息排序。


这么一个由读三遍书构成的教学版块,加上后面的读书排序环节,不光在告诉我们说明性的文章也需要读,也在向我们阐释着读的意义和作用,体现着说明性的文章的读与写景、叙事的文章的读是不同的:


首先,读书时思考的角度不同(思维的方式不同):写景、记事的文章是边读边“还原”,变语言为形象,变“话”为“画”,并从中体会内涵与情感,以形象思维为主;读说明文想的是“文章告诉我们什么”、“从文中我能获得什么样的信息”、“作者怎样向我们传达这些信息的”,这是理性思维、逻辑思维。


其次:读书的目的不同:写景、记事的文章读的目的主要是感悟、是赏析、是积累语言;说明性文章读的目的主要是获取信息,是体会说明方法。像上面提到的《克隆之谜》第一版块的读,就是要让学生通过独立阅读,读懂什么是“克隆”,读懂“有性繁殖、无性繁殖”,读懂研究克隆技术的意义,这是读中理解,读中获得关于克隆的知识和信息,从课堂上学生的发言看,学生能独立读懂课文中所有的知识点,能从简单的语言中获得了大量的信息,而读书排序环节,是在引领学生体会、了解作者介绍克隆技术的方法,体会文章的逻辑顺序。


其次,读的方式不同:正因为读的目的不同,所以,读的方式,读的外在表现也不同,写景、记事的文章多是声情并茂的朗读、诵读、品读;说明文是聚精宁神的研读、默读,是理解性的读、是发现性的读。


话题二、说明文教什么?


那么“说明文教什么呢?”其实在上面关于读书问题的探讨中,已经谈到了。这里不妨再介绍一下《克隆之谜》的教学过程,看看课堂上师生都做了些什么。梳理、归纳一下,整节课可分为三大环节:先是让学生读书,从课文中发现信息、交流信息;接下来问学生:看黑板上这么多信息,你有什么感觉?(学生:有点乱)——让学生再读课文,给这些信息排序;最后让学生按黑板上排好的顺序,用“读了这篇课文之后我收获很大,我先知道了……接着明白了……然后我又知道了……最后又读懂了……”这样的句式,陈述自己的课堂收获。三大环节反映着三大版块的内容:


1、对内容的理解,对知识的了解。


面对着对重知识轻能力的课堂教学的批判,有的老师就不敢在课堂进行知识教学了,好像提到知识教学就是旧课堂,这种思想也是导致“不知道教什么”的重要原因,这显然是错误的。其实,教材中编排说明性文章的首要目的就是向学生介绍相关知识。因此引领学生读懂课文、了解这些知识是教学的重要任务,《克隆之谜》一课的第一大环节就是让学生在读中理解内容、提取信息、获取知识,落实知识教学的目标。在这一过程中,学生不光理解了内容,获取了知识,还在独立理解语言的过程中学会理解语言,在独立获取知识的过程中学会提取信息、获取知识。既落实了知识目标,也实现了能力培养目标。所以说:知识不是不教,关键问题是怎样教?(关于“怎样教”后面会谈到。)


2、对表达事物的方法的探究。


说明性文章不像记叙文那样通过形象刻画,动人以情,示人以范,它是通过如实的解说,给人以知,解人之惑,与记叙文的含蓄、意犹未尽、言外有意等语言特点相比,它的特点是“明白性”,他的语言和结构必须突出“条理性”,即“言而有序”。另外,为了达到“说得清楚”,让读者“读得明白”,还可能需要运用很多的说明方法:如: 下定义、 举事例、 作比较、 打比方、 列数字、分类别等。教学中,要从学习语言的角度出发,让学生体会文章的说明顺序、探究作者的说明方法,这也就是上面说到的“研读”所要研究的,可能的话,还可以尝试运用,学习作者表达事物的方法,并在举一反三中学会表达。《克隆之谜》一课,是按照“概念——实例——意义”这一逻辑顺序介绍克隆知识的,因此,要把教学的重点放在引领学生研究文章的表达的顺序上、放在体会语言的条理性上、放在训练条理表达上。


当然,不同的说明内容,不同的文章,作者选取的说明方法也不同,课堂探究的重点也就不同,像《恐龙》,可以重点放在探究它的打比方和分类别上,而《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可以把探究的重点放在作比较上。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阅读说明性文章,能抓住要点,了解文章的基本说明方法。以上两个方面的教学内容与《课标》的这一要求也是相吻合的。


3、对语文课的“语文味”的强化。


在说明性文章的教学中,还应该根据教材的特点,组织一些恰当的语文实践活动,培养表达、思维等语文能力。这些活动的设计和安排,要从语文姓“语”的角度去展开。像《克隆之谜》一课的最后一个环节,让学生按顺序口述课文要点,就是这样的极富“语文味”的学习、实践活动,在这一过程中学生要经历概括提炼、组织语言、按顺序编排信息等思维过程,这一过程既可以训练表达能力,也可以培养条理思维、逻辑思维能力。这些都是语文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上面两项基本教学内容相比,这一版块更具灵活性,更具创造性,如果说上面两版块是说明文课堂教学的共性所在,那这一版块应该是执教个体对教材个性理解、个性处理的体现。如何设计这样综合性极强、极富“语文味”的活动,其实,有时就是改变一下思考的角度,用苏教版课文《苹果里的五角星》中的一句话,就是“换一种切苹果的方法”:理解语言上没什么需要指导的、点拨的、感悟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在使用语言上作文章;培养形象思维能力上走不通,我们是否可以在逻辑斯思维训练上下功夫……但要记住:一切是“语文”,一切为了学生的“语文素养”。


话题三、说明文怎么教?


关于“怎么教”,我想要做到两点:


1、“一切都是学生自己学会的”


很多教师教说明文,把知识教学作为唯一目的,围绕着知识点设计很多问题,学生通过回答问题获取知识,把语文课上成了知识教学课,上成了科学科、上成了地理课、社会课;这样的课堂,学生跟着教师走,被动地接受知识,这种做法显然是不恰当的。首先,“知识教学是重要任务,但不是唯一目的”(上面已列举了三大板块的内容,不再赘述)。其次,“知识应该是学生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是学生自己获得的”——是在学生经历了实实在在的阅读、思考等实践活动之后自己获得的。教师不是针对具体的知识点设计问题(像“什么叫克隆?”之类的),而是组织大块的读书活动,如“用心读,你会获得很多信息”;方法不是老师说出来的,而是在学生自己产生疑问之后发现的,如:看黑板上的这些信息,你觉得怎样?(比较乱)排排序好吗?总之,教师要做的不是告诉,而是设计活动版块;而是挑起认知冲突,激发学生读书、探索、寻找的兴趣,促使学生去读书、去研究、去发现。


2、要“以本为本”


第一个“本”是教本,第二个“本”是基本、是根本,“以本为本”意思是说,说明性文章的教学也要抓住教材,把教材作为课堂研究的首要对象,要依据教材展开教学活动。提出这一点,也是源于目前的课堂实际,有些教师上说明文,简单地读读课文、提一下知识点之后,便将课堂的重头戏放在交流课外资料上,各种资料天花乱坠、课堂热闹异常,看似信息量极大,其实很多只是学生头脑中的过眼烟云,什么也没留下,毫无实效。《克隆之谜》的教学,整节课都是在围绕着教材的内容、方法、语言作文章,却很有实效。当然,作为由课内向课外的延伸,适当做些资料的的搜集和补充,有时也很有必要,也有利于培养学生这方面的能力,但一定要注意指导学生整理、筛选和提炼,不可喧宾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