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饺子

                      


                         娘的饺子


 


小时候家里穷,一年只吃一次饺子,就是每年的大年初一。但是,娘会包很多。过年嘛,总得让我们几个馋孩子们吃个够。虽然没有现在五花八门的肉馅、三新鲜、鸡蛋馅,面皮里只有白菜粉丝,我们依然吃的好过瘾。现在想来,娘当时包的真多,后来的几天,甚至到正月初十左右,每天还是在吃初一包的饺子,放在屉笼里一蒸,和刚煮好的一个味。


长大了,结婚了,有自己的小家了,还是一年包一次饺子,也是在大年初一,每年也就包六十个左右,三口人一人一碗,就把初一这传统节日的传统项目给打发了。平时从来不自己包饺子吃,当然不是因为家里穷,而是因为怕麻烦。十几年的时间都是如此。


2000年末,随教育部代表团赴日本考察,其间有几天是住在东京普通市民的家里。因为双方语言不通,我们多数用简单的汉字交流,一天早上,女主人笑眯眯地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接过来一看:中国饺子。不用说,她想让我给他们做中国饺子。看来,咱这饺子还真的名扬海外了。但是当时我可没有这荣耀感,一下子变得好紧张:我一个人包他们一家四口人吃的饺子?!累死人不说,要是面和馅在量上不配套,我咋办?我怎么解释?就算能解释语言也不通呀。真出了丑那可是“国际影响”。情急之下,我给娘打电话,那可是国际长途,一分钟近二十元呢。还好,在娘的电话指导下,我总算没有出丑。女主人和孩子吃罢,拿出一个餐盒,仔细地、像收藏工艺品一样将饺子一个一个排整齐、封上保鲜膜、小心地放进冰箱。做完这一切,她用手势告诉我是给丈夫留的,看着她那份用心,我还真有点成就感,一高兴,又给娘打了个国际长途。一天内俩长途电话,花去了我二百多块,在国内买材料包饺子恐怕够吃两个月。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想想好像也就是爸妈搬来县城住的的时候开始,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来刚出锅的热腾腾的饺子,每次都送的好多,三口人吃不完,放冰箱里,第二天煎着吃。每次都是姐弟四人、一家一份。饺子馅也随着季节变换:韭菜馅、荠菜馅、南瓜馅、豆角馅。与超市买的冻饺子、饭店里的饺子相比,还是娘包的饺子最好吃。


女儿最喜欢吃虾仁鸡蛋加芹菜馅的饺子。所以,我们家春节也只包虾仁馅的饺子。其实我最喜欢吃韭菜鸡蛋馅的、老公最喜欢吃肉馅的。姐说:过节,你可以包几种馅的呀。我回:太费事。不说制作几种馅,就这一个虾仁馅就够折腾的,虾要一个一个剥掉皮、去除虾线,每只虾只剥出那么一点肉,两斤虾剥下来累得腰酸腿疼。没办法,女儿喜欢。反正一年也就做一回。


前年,女儿读高三,我每天换着花样做饭。山穷水尽时,便问女儿想吃什么,一天,女儿脱口而出:吃顿饺子吧。于是,从十点开始,我和老公就开始忙了:摘芹菜、剥虾仁、炒鸡蛋,和面、擀皮……中午十二点,女儿吃上了饺子。看着女儿吃得香,我把饺子列入了备战高考的食谱。这打破了我家近二十年的只在春节包饺子的记录。


我们这地有句俗语:出门饺子进门面。意思是出远门的时候吃顿饺子,回家的时候吃碗面条,保证来来回回都顺利。农村的孩子,小时候都没出过什么远门,只记得我们姐弟几个去城里参加中高考的前一天,娘都会包一顿饺子。这些年,生活好了,交通便利了,大家都整天出远门,所以也大多忘了这风俗。女儿上大学要走时,不知怎的我心里就突然冒出这句话,临行前又给女儿包了顿虾仁饺子。也不知咋的,这就成习惯了,这个暑假也不例外。明天女儿要走,今天吃饺子。但这次有所不同,以前包饺子多数在节假日或周日,我和先生同时动手,我调馅他和面,他擀皮我包。这次不在周日,先生上班呢。我得提早动手才能赶上午餐时间,大早上我就跑超市买了食材,九点钟正式开始,调馅轻车熟路,和面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揉几下就觉得胳膊使不上劲,擀皮时更是上臂发酸,等到全部完工,我有点头晕,坐下来喘口气,数一数,依然是六十多个。这时,忽然想起,娘每次包那么多(十五个人吃呢),咋不嫌累呢,咋还中午十一点之前就送到各家了呢?就像小时候起床只看到端上桌的饺子没看见娘包饺子的过程一样,之前也只看到送来的一大包饺子从没看过也从没关注过娘个包饺子的过程。今天,因为全程自己包饺子,心里突然就有了别样的感受:


娘的饺子,包着满满的爱!给远行的孩子包一顿饺子,是传统,更是传承!

《娘的饺子》有5个想法

  1. 多么朴实的文字,多么真挚的情感,多么温馨的感受,那流淌心灵的文字,沟起了我的美好回忆,谢谢您的分享和唤醒![quote][b]以下为江苏王琳的回复:[/b]
    感谢李老师,给了这么多溢美之词。美好的记忆其实一直珍藏在我们心底,温暖着我们的生活。[/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