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最后一丝生命气息

 


那最后一丝生命的气息


 


五婶的病前后医治了近三年,虽然一开始就被医生宣布为不治之症,但家人不愿意放弃治疗。在住院——出院——再住院的反反复复中,五婶在慢慢耗尽着生命。终于,再一次住院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医生下了死亡通知。家人不愿意撤掉呼吸机,因为感觉她还有一丝气息。医生很“冷酷”:这是呼吸机在起作用,只要呼吸机一撤这气息会立即消失,就算不撤最多也只能坚持两个小时。五叔含泪求医院,愿意留下押金,让五婶带着手压式呼吸机回家。


五婶的儿子亮在外地工作,再次入院时五叔要打电话让亮回来,五婶坚持不肯,说是不能耽误孩子的工作,直到上呼吸机之前他还能说话时依然坚持。五叔要五婶带着呼吸机回家一方面是因为不舍,另一方面是要等亮回来的。


打了电话,亮就赶往了火车站。但是,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五婶还能见儿子最后一面吗?我们任何人都不抱希望。


回到家里,五婶全身已经没有任何地方能动弹了,眼睛也死死地闭着。试试鼻息,只有游丝一样微微的气息,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更多是呼吸机的气息。但是谁都不提要撤掉呼吸机。大家轮换着上去挤压,整整坚持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整个家族的人又都聚拢到了五婶的床前,五叔一遍又一遍地呼叫着,五婶没有任何的回应,娘走过去,趴在五婶耳旁,对她说:“老五,你要是听见了我的话,就动动眼珠。”此刻,大家全盯着五婶的眼,生怕错过了任何细微的动作,可是没有。五叔绝望了:“拔了吧!”拔管子是很简单的事情,轻轻一拉就可以了,但是谁都下不去手,大家依然默默地轮换着挤压呼吸机,五叔看着一个个的侄儿们(包括当医生的侄子)此刻都不愿意听他的话去拔管子,只好决定自己动手。这时,娘又附着五婶的耳朵说:“老五,管子拔了行吗?”我们都知道娘这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可是,就在此时,一滴泪顺着五婶的眼角流了下来,在场的人全都看见了,全都落泪了,五叔颤抖的手立刻停了下来,三叔家的弟弟拉过五叔,继续挤压着……


亮从外面扑过来,跪在五婶床前:“妈!”——声音一出,就看见又一滴眼泪顺着五婶眼角流了下来,随即面色逐渐变得死灰,虽然呼吸机仍没停,但是已经试不到任何气息——五婶走了。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从前一天下午五点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奇迹般的十几个小时,五婶那最后一丝生命的气息是为儿子守住的。


母爱,让生命如此的坚韧。

《那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有2个想法

  1. 打破行业垄断价格,规范行业从业行为。所操作70余种期刊保证正刊,全文知网,全网最低价格!强势推荐《甘肃教育》《内蒙古教育》《吉林教育》《陕西教育》《辽宁教育》《广西教育》《江西教育》《湖南教育》《河南教育》《小学教学参考》《中学教学参考》《语文教学研究》《基础教育参考》《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教学之友》《中学语文》《语文天地》《中学数学》《中学物理》等70余种教育部门主管正刊,全网最低价格!

    我们不是成立最早的一个,但是我们是最用心的一个,因为我们珍惜您给我们的每一次机会。
    刊物详情请加QQ25955082,看空间置顶日志!郭老师 电话:18993515299

发表评论